外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赌鬼才是鬼0-【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33:41 阅读: 来源:外壳厂家

薛五有自己的生财之道,总能创造大笔的财富。

他的生财之道就是一个字“赌”!逢钱必赌,逢赌必输!逢输再赌!总能给别人创造大笔的财富! ?

“五子!你不行啊,打麻将连摸牌都摸不好。不会玩就别玩!免得丢脸!”赵廷故意用话激薛五,为的就是让他玩大的。 ?

薛五也是火爆脾气,受不了别人小瞧自己。他把骰子攥在手里:“谁说我不行?今天运气不好。再一个手头紧,要是谁借我点钱,嘿嘿,你们非输个倾家荡产不可!” ?

一旁的马老板和赵廷对了对眼神,笑道:“你想借钱?行啊,借多少?” ?

薛五玩麻将经常输钱,但是借别人的钱还是第一次。狠狠心,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下把我加点小心,准能把输的钱都赢回来:“借我五百!咱们来把大的!” ?

“哈哈哈哈!你啊你啊!”话音刚落马老板笑得嘴都闭不上了,赵廷也乐得直撇嘴。 ?

他们一乐倒把薛五给整愣了,一边的田多把薛五叫到了厕所。

“五子,你今天真是太丢人了,人家马老板那么有钱,要不是赵廷在,能玩这一把几百块钱的麻将吗?要是听我的你就别玩了,你这把手不够。再说,你能跟马老板借十万块钱玩大的吗?回家吧!” ?

薛五也不知道事热血冲头还是发烧了,竟然不听田多的规劝,回到屋中对马老板说:“马哥,今天我也是玩的高兴。你要看得起我就先借我十万块,我陪哥几个在玩两把!” ?

田多拽住薛五道:“你傻啊?回家去,别再赌了!”然后又冲着马老板赔笑,“马老板你别介意啊,他就是这个脾气,得什么说什么!”

说完,田多就要拽着薛五走,哪知薛五那脾气,愣是半天不动。 ?

马老板沉默了一会儿,笑着说:“按理说我不应该借你钱,和你这样的赌等于害你。但是你张了嘴,我要是不借就驳了你的面子。我这的现金足有十万多。但咱们有言在先,这是你自己要借钱和我赌的,可没人逼你?” ?

“我知道!马老板谢您给兄弟面子!”薛五乐呵呵地点头应允。 ?

“等会儿!”赵廷拦住了薛五,“你就这么借钱吗?” ?

“什么意思?赵哥你要我怎样?”薛五没明白怎么回事。 ?

“什么意思?马老板不好意思说,我不能不张嘴!借钱得打欠条,得有东西抵押!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一会儿你输了怎么办,那钱不白借了吗?” ?

“对对,我写欠条,我家新买了房子,三室两厅一卫!输了我用房子顶账!”薛五在纸条上写了:借款人薛五,从马老板那借来十万元,明天还清。逾期不还,用住房抵债。

还真别说,薛五欠条一写完,马老板真从包里拿出十万元现金拍在薛五的面前,四个人又玩起了几千元一把的麻将。

没过半个点,薛五又输了五万来块。像那借钱输成这样,你就别赌了呗。不!薛五玩麻将都玩疯了。

他握着手里的九万默念:老爹啊,你保佑我能把输的钱赢回来吧!我要输了就得跳楼,那咱们家可就断根了?你保佑我赢吧!赢回来我就再也不赌了!

哪知薛五这一念叨,还真显灵了。哗哗几把麻将下来,薛五又把输的五万来块赢回来了。

薛五乐得笑逐颜开:哈哈!我就说前面是我的手气不好。现在运气好了吧?我得趁热打铁,多玩两把。戒什么赌?剁了我的手指头我也戒不了啊!继续玩! ?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薛五的手气越来越臭!把赢回来的五万都输了不说,又把剩下的五万输了个精光。 ?

田多问:“这回你不玩了吧?” ?

薛五叹道:“是不玩了!借的十万块都输了,再赌可就剩裤衩了?马哥,这钱……” ?

马老板挺挺肚子,冷冷地问道:“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

赵廷警告薛五:“我告诉你愿赌服输,赢的钱是赢的,你欠马老板的钱必须得还!要是你敢拿马哥当猴耍,我赵廷是什么人你可清楚!你要是不服可以报警,我不怕!” ?

“不敢不敢!”其实赵廷不过是个开饭店的,没那么猖狂。但是这个薛五是个窝囊废,叫人家两句话吓唬得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

“我是说那钱请马老板放心,我一定还!” ?

“这就对了!好兄弟,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你以后运气好了也可能把输得钱赢回来。”赵廷又换了笑脸。 ?

马老板道:“都快半夜了,我又些饿了。小薛,走。咱们吃饭去。” ?

“不了,马老板,我怕家里着急,先回去了” ?看着薛五灰溜溜地走了出去,屋子里的三个人是哈哈大笑。

马老板对赵廷说:“干得不错!老弟,这一把又赚了!” ?

田多插嘴道:“人家小薛一个老实人,咱们是不是太残忍了?” ?

赵廷骂道:“行了吧!老田,你还演戏啊?这不都是你出的主意吗?” ?

“哈哈!”屋子里又传来嘲笑的声音。 ?

薛五回到家,看到老婆在家做饭他才算后悔:老婆小敏自从嫁给自己就没享受过好日子,结婚前两年赔着自己还房贷。还完房贷又伺候自己的病重的父亲,直到父亲去世。

现在自己欠人家十万块,还是赌博赌输了欠的,怎么和小敏交代? ?

小敏是个非常精明的女人,发觉丈夫神情慌张,眼里还含着泪水,就知道里面有隐情。问道:“五子,你干什么去了?” ?

“哪也没去…我加班刚回来!” ?

“加班刚回来?”小敏压根不信他的鬼话,“人家老刘也加班了,怎么早就会来了?” ?

“老刘家里有事儿!” ?

“有个屁事儿?”小敏责骂,“老刘的孙子又病了,他就没上班!你是不是又旷工玩麻将了?说!要不我跟你没完!” ?

面对小敏如此逼问,薛五不敢隐瞒,把输了十万的事情都说出去了。 ?

小敏连一滴眼泪都没流:“不过了,这日子也没法过了!我们离婚,明天你把房子卖了,剩下的钱你可劲赌吧!” ?

“啪”的一声,小敏把门一摔扬长而去。薛五赶忙追了出去,抱住老婆的双腿跪了下来:“老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赌了!” ?

“不赌了?输了十多万你说不赌了?拿什么还钱?”小敏泪如雨下,“你有这个记性吗?等还了钱你还得赌!” ?

“儿媳妇,我让他不赌!你放心吧!” ?

“你说放心我就放心…呀…谁?”屋里没别人,哪的声音。

小敏和薛五吓得不行,寻思是在家里来了贼,开始四处寻找。 ?

“别找了!我在这呢”桌子有张薛五父亲的照片,这照片竟然从玻璃下面钻了出来,跳在空中微微颤动,并说起了人话:“连你公公都不认识了?”

这不见鬼了吗?小敏平日里胆子很大,此刻却浑身发抖。

而薛五胆子更小,早就尿了裤子。

照片忽忽悠悠飞到薛五面前,照着薛五的脸“啪啪”左右开弓打了一百多个巴掌“你不说你把那五万赢回来就不赌了吗?敢他妈骗你老子,我打!我打!”

?薛五的嘴角都快裂了,哭喊道:“爹你别打了,儿子错了。” ?

“一会儿再找你算账!”薛父的照片“嗤”的自燃成了灰烬。 ?

薛五和小敏看得一愣一愣的,要不是薛五脸上的伤还摆在那,两人根本就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而这时马老板家,马老板、赵廷和田多,坐在麻将桌前,三缺一,正寻思着找谁来凑个腿呢。

?这时候一个老头走了进来,笑嘻嘻地拿起马老板的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说道:“老长时间没抽红塔山了,这烟够劲!玩着呢,大侄子。” ?

马老板怒道:“你谁啊?怎么进来的?谁是你大侄子?” ?

“你看看!”老头对田多道,“刚刚你们还和我儿子薛五打麻将呢,怎么这就不认识我了?” ?

田多露出狡猾的目光:“薛老头,你是来要欠条的吧?我可告诉你,愿赌服输,天经地义!而且我们也不是好惹的,你儿子的欠了十万有字据,必须还!” ?

薛老头笑道:“我说要欠条了吗?我是来玩麻将的!你们这是三缺一,我来不正好吗?” ?

但桌上的赵廷却犯疑了,他和薛五住的稍微近一点,他曾经听别人说过,薛五的父亲以前是个赌鬼,在玩麻将时脑血栓犯了,没过两年时间就死了。

这个老头怎么可能是薛五的爹呢?赵廷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不想趟这趟浑水,起身想走。

但还没站起来,就被薛老头死死地按住,手上的力道按得赵廷差点没瘫那。

薛老头道:“你怕我没钱?我有的是!来,咱们玩把大的,我先放这二十万!”

啪!

不知薛老头搁哪装的钱,就是往桌子上一拍。

马老板用眼睛一看,这可不止二十万!继续用老办法准赢他:“薛大爷,来,坐!” ?

赵廷擅长偷牌,可是当他换牌时发现换来的牌还是原来那个,比如抓来四条,想换手里的五饼。当他换完牌打出去时,五饼又变回了四条。

马老板一看赵廷的手法变得笨拙了,立即给田多个眼神。可是当马老板暗示出自己想要的牌时,田多发的牌也总是错的。

于是几场下来,马老板等人输了十多万。 ?

薛老头笑了:“我赢了你们十四万三千!”

?赵廷奸笑道:“大爷,你搞错了吧?今天玩的是小的,你赢的没那么多!” ?

薛老头摆了摆头:“那这些钱我也不要了,改天再玩。我先走了!” ?

马老板惊异地望着薛老头的背影,很奇怪薛老头的古怪行为。马老板乐了:“这薛老头也好似个二货,这么多钱都不要了。该着哥几个发财,来,分一下!” ?

可钱已发到田多手上,田多就愣住了,田多拽住马老板:“这怎么是冥币?” ?

听到田多的话,马老板定睛一看,果然,桌子上的是一堆冥币。 ?

这是赵廷忽然说道:“马哥,我想起个事儿。” ?

“什么事儿?”马老板有种不好的兆头,却不敢往深处想。 ?

赵廷这才慢吞吞地说:“这薛五他爹都死好几年了!” ?

“你怎么不早说?”马老板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不是闹鬼了吗?” ?

马老板的话音刚落,面前的这堆冥币便忽然着了,火苗越烧越大,瞬间把整个房间都点着了。

马老板等人立刻跑了出去,虽然他们没什么大碍,但是马老板的房子已经化为灰烬。

至于那张欠条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件事情之后,薛五就把赌戒了,从此安安分分的过日子。

济南治疗精神病医院哪家好

治胃肠疾病哪家好

南京治疗早泄的医院

许昌治疗前列腺炎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