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世界经济复苏会否昙花一现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9:50 阅读: 来源:外壳厂家

世界经济复苏会否“昙花一现”?

至于新兴经济体,虽然整体增速有所放缓,但这种放缓更多地是从过热降温至适度,而非具有杀伤力的硬着陆。“以更可持续的速度增长并没有改变新兴经济体扮演全球经济火车头的角色,后者对于全球复苏的拉动作用依然十分显著。”陈凤英表示。“事实上,这些国家出现的调整过程中的低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正在使得未来的全球复苏根基更加扎实。”  需密切关注两大风险  经历过2010年的强劲反弹和2011年的深度受挫,人们对于世界经济面临的潜在下行风险愈发敏感。陈凤英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未来世界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仍在欧洲,特别是近期意大利和西班牙两国融资成本上升令欧债形势重又陷入紧张。作为欧元区第三大和第四大经济体,这两个国家一旦出现问题将给整个欧元区带来沉重打击。目前欧洲当局已经表现出解决问题的决心,采取的措施也收到不错成效。未来的问题在于既有措施的效果能否持续,这些措施是否还有延续空间等。“一个不太有利的情况就是财政契约的签订虽然有利于转移市场视线,但因其对成员国赤字限制更加有据可查,这对于意西两国来说可能构成较大负担。有了契约约束,两国必须不惜血本降低财赤,一旦无法达成目标,融资成本立刻就会上升。”陈凤英说。“更重要的是,两国无法效仿美国和爱尔兰,通过暂时容忍赤字来促进增长,进而从实质上解决问题。”  除欧债危机外,全球经济面临的另外一个威胁就是高油价 。目前,可能导致国际油价大幅波动的地缘政治形势仍然未决,游资炒作尚未达成共识,美元指数仍低位徘徊,新兴经济体需求仍然高企。在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国际油价的未来走势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油价升高至每桶120美元,则将有可能给全球复苏形成不可忽视的拖累,因为无论是正在恢复元气的美国还是持续扮演世界经济引擎的新兴经济体,对于油价上涨都相当敏感。对于美国而言,高油价将直接侵蚀家庭消费开支,令美国经济增长的最主要支柱面临回落风险;对于大多数新兴经济体而言,相对快速的经济增长导致其进口原油需求攀升,油价高企将不可避免地推高这些国家和地区的通胀压力,从而加大政策面难度,甚至引发不利于刺激经济增长的加息潮。  宏观政策仍存悬念  在复苏态势向好但下行风险仍存的大背景下,未来美、欧及新兴经济体的宏观政策仍存较大悬念。美国方面,尽管有关美联储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的预期已经下降,但陈凤英认为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始终没有彻底排除这一选项,表明其对美国经济前景仍存疑虑。也就是说,如果美国经济出现意料外下滑,美联储推出QE3的宏观政策风险仍然存在,非美经济体仍需警惕可能的溢出效应。财政政策方面,针对富人增税的提案如能得到支持,将有助于弥补赤字同时又不会明显压缩个人消费开支。“总体而言,身处大选年的美国在宏观政策上将以维稳和促增长为第一要义。”她说。  欧洲方面,预计欧洲当局会进一步团结起来寻求意大利和西班牙问题的解决方案。但瑞银集团特约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在发给本报记者的电子邮件中称,欧洲当局特别是欧央行下一步可能更加束手束脚。首先,再来一轮LTRO几无可能,毕竟非常规措施不能常规地频繁使用,而其对未来通胀的影响已经引起担忧,需要密切关注。因此,在德国的强大压力下欧洲央行自己已经否定了第三轮LTRO的可能性。其次,虽然近期欧央行官员表态显示重启在二级市场购买国债的可能正在加大,但由于德国等北方债权国仍然对此持非常强烈的反对立场,认为这一工具政治色彩过浓,因此欧洲央行即便出手,规模恐怕也难以有效放大,能否平息西班牙主权债务市场的恐慌很令人怀疑。最后,欧洲稳定机制和欧洲金融稳定工具虽然从长期看是大方向,但短期内围绕着额度、机制、资金来源等各方面问题,各方仍有待于达成最终共识。“危机无疑会加速这一进程,但其本身只怕会始终滞后于形势的发展。”汪涛说。“过去两年欧债危机的经验告诉我们,欧元区庞杂的决策机构中唯一有能力与金融市场赛跑的只有欧洲央行。”  至于新兴经济体,陈凤英认为未来政策制定者面临的最主要问题仍然是经济能否稳定增长。“考虑到目前新兴经济体整体增速普遍有所放缓,通胀压力较之去年也有所缓合,预计一二季度降息仍是主旋律。”她说。“不过高油价可能带来的通胀风险仍未解除,预计这些经济体的宏观政策仍以谨慎为主,掌握起来比较难。”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