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空中飘来的黑影[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17:36 阅读: 来源:外壳厂家

一天早晨,野鸭在湖边觅食,偶一抬头,忽然,一个黑色的影子从空中飘来。

“是飞机吗?”野鸭凝望着黑影想,“不是,飞机是银灰色的。”

“是乌云吗?”野鸭想,“也不是,乌云边缘没有这么整齐。”

黑影距离地面越来越近,渐渐的,野鸭看清楚了,那是一只大鸟。

“是什么鸟呢?”在野鸭的记忆里,只有乌鸦的羽毛是黑色的,可乌鸦的体型没有这么大。

转瞬间,大鸟飞落到湖边,警觉地向四周张望着。

野鸭发现,这是一只体态优雅的大鸟。他的体长有一米左右,身上的羽毛除胸腹部为纯白色外,其余都是黑色。仔细观察,大鸟的嘴呈鲜红色,长而且直。他的腿也较长,胫部以下的部分裸出,也呈鲜红色。

大概是确定了周围没有什么危险以后,大鸟贪婪地喝起水来。

野鸭知道,只有远道而来的鸟儿才会这样喝水。

野鸭从河岸上采了些青草,走上前去热情地说:“欢迎你,远道而来的朋友,一定饿了吧,吃点青草休息一下吧!”

“谢谢,谢谢!”大鸟收下青草,对野鸭说,“我是小黑鹳,从北方到这里来过冬的,请多关照!”

“哦,你就是黑鹳啊!”野鸭说,“我叫野鸭,听说,你们可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呢!”

“是的。”小黑鹳说,“我们种群的数量越来越少,已濒临灭绝,再不保护我们就要从地球上消失了!”

“啊!这么严重啊!”野鸭说,“初来乍到,你对这里的情况不熟悉,就跟我住在一起吧,我会保护你的!”

“谢谢,谢谢!”小黑鹳感激地说,“遇到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快吃点东西吧!”野鸭指着小黑鹳身边的青草说,“吃饱后我带你到我家休息去!”

黑鹳笑了笑,指着湖中游来游去的小鱼说:“我喜欢吃鱼,有时也吃蝼蛄、蟋蟀等昆虫,这些青草还是你吃了吧!”

说完,小黑鹳到湖中啄食了一些小鱼,吃饱喝足后,便跟着野鸭向湖边上一处茂密的灌木丛走去。

走进灌木丛,野鸭指着一处用杂草和树枝围起来的盆状巢穴说:“你先休息吧,我给你放哨!”

“你就住在这里啊!”小黑鹳说,“这样的家也太简陋了吧!”

“你不是住这样的巢吗?”野鸭疑惑地问。

“在地面上休息多危险啊!”小黑鹳说,“我们黑鹳的巢,有的在高大的乔木上,有的在陡峭的岩石上。我的巢就是在一处峭壁的凹进去的岩石平台上,也是由树枝和杂草筑成的,直径有一米多,像个很大的盘子。什么狼虫虎豹都很难靠近!”

“在地面居住是很危险!”野鸭说,“好在我们也只是在生儿育女的时候到这里来住一段时间,平日里我们都在水面上休息。”

“哦,这样就比较安全了!”小黑鹳说,“毕竟能到水上去袭击你们的动物是极少数的。”

就在这时,黑鹳发现野鸭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

“怎么了?”黑鹳警觉地问。

“有情况!”野鸭说,“我闻到大灰狼的气味了!”

“啊,大灰狼!”小黑鹳说,“你们这里也有大灰狼啊!”

“是的。”野鸭说,“你别怕,我去把他引开!”

说完,野鸭从灌木丛中走出来,向着大灰狼的气味传来的方向走去。他一边走还一边“嘎嘎”的唱起了野鸭之歌。

大灰狼是嗅着小黑鹳的气味找来的。而一只野鸭的出现,很快便使他的注意力发生了转移。大灰狼得意地说:“哈哈,原来是只野鸭啊,既然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大灰狼悄悄地向野鸭靠近。

野鸭也从风中闻出了大灰狼越来越近的气息,于是,他改变方向,唱着歌向湖边走去。

在距离湖水还有一米多远的地方,野鸭“嘎”的大叫一声,连飞带跑的跳进了湖中。

紧追而来的大灰狼,本也想跳进湖中继续追赶,可他又想到,论游泳自己毕竟不是野鸭的对手,便无奈地甩了甩尾巴离开了。

当看到大灰狼走远以后,野鸭才又返回到小黑鹳身边。

“谢谢你!”小黑鹳说,“平时我最害怕大灰狼了,这一次从北方来,要不是朋友们相助,我早就被大灰狼吃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野鸭说,“我正要问你呢,你的亲人都到哪里去了?”

小黑鹳哽咽着,缓缓地给野鸭讲起了这次迁徙途中的遭遇。

一天傍晚,小黑鹳随着迁徙的家族来到一处湖边休息。半夜里,狼群袭击了黑鹳家族,惊慌中,家族成员都跑散了。小黑鹳也拼命逃跑,结果,还是被大灰狼咬伤了翅膀。

因为黑鹳的声带已经退化,所以不会发出叫声,紧急情况下,他们只能用上下嘴快速叩击发出“嗒嗒嗒”的响声,向外界传达求救的信息。就是这“嗒嗒嗒”的声音,惊动了护林员,护林员赶到黑鹳家族的栖息地时,其他家族成员都已经成功逃脱,只剩下小黑鹳哆哆嗦嗦的耷拉着一侧的翅膀在疾走。

护林员紧跑几步追上小黑鹳,把他带回到护林房中,给他做了检查。小黑鹳的翅膀骨折了,好在并没有伤及关键部位。护林员给小黑鹳做了接骨治疗,让小黑鹳在他的房子里修养。在护林员的精心照料下,没过几天,小黑鹳的伤便好了,护林员又重新把他放回了山林。

因为耽搁了几天,小黑鹳跟家族失去了联系。他是跟着一群南迁的燕子来到这里的。

“哦,原来是这样。”野鸭说,“你们这一路走来,真是经历了不少坎坷!”

“是啊!”小黑鹳说,“只是不知道我的爸爸妈妈和其他家族成员怎么样了?”

“有好心人地帮助,他们一定会顺利来到这里的。”野鸭说,“今晚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就陪你一块找你的家族去!”

野鸭警觉地守护在小黑鹳身旁,小黑鹳香甜地进入了梦乡。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