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妖邪鬼魅的阴风阵阵拍出了吓人的感觉聊城

发布时间:2020-10-18 17:06:31 阅读: 来源:外壳厂家

文:于婧

中国的影迷对导演卢卡·瓜达尼诺并不陌生,今年奥斯卡热门影片《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就出自他手。

作为一名尚年轻的导演,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入围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2015年,他的《假日惊情》就曾角逐金狮奖。

《阴风阵阵》改编自意大利老导演阿基多的同名经典恐怖片,一众好莱坞大咖倾力加盟,《假日惊情》的女主演蒂尔达·斯文顿与导演继续合作。

题材、演员都让它高高吊起了人们的胃口。

按照小浪在前线的看片体验,《阴风阵阵》在视听上是先锋的,文本上也比旧作丰富得多。

它一经放映就成功击晕了很多观众。

刚上映完,不少观众纷纷表示惊叹,但随着时间流逝,一些经过思考后的不同声音出来了。

这部电影无疑成为本届威尼斯口碑最为两极的作品。下面就让我们的特约影评人@于婧为您逐一解读。

正文开始

毋庸置疑的是,卢卡·瓜达尼诺这一版的《阴风阵阵》是一部在视听语言上非常优秀的作品。

在这个年轻身体被年长女巫侵占的古老故事里,瓜达尼诺几乎使用每一种景别,每一种角度和每一种运镜。

在阴谋和人物心理的塑造上,很好地学习了前辈们的悬疑片与恐怖片。

可惜的是,70年代的德国背景和有意为之的装饰艺术置景,并没有很好地帮助他完成女巫故事之外,那个想要表达的黑暗。

原版《阴风阵阵》里,一开场就消失的女学生,在这里成为了新人物Klemperer博士与舞蹈学校之间的联结线索。

一边讲述女主角Susie如何在学校逐渐成为MotherMarkos重生的躯体,一边讲述精神分析医生Klemperer博士如何一步步发掘真相。

影片乍一看,并不企图在立意上做太多的呈现,而是单纯希望讲一个好看的鬼故事。

如果瓜达尼诺的意图在此,那么这部影片毫无疑问是最优秀最具风格化的类型片之一。

影片大量的使用了低角度的镜头,在不同的场景里,产生了不同的效果。

Susie与舞蹈老师Blanc的对话,采用中景AB面的低角度镜头,转到Susie时,是危险到来之前的未知,转到Blanc时,则是阴谋爆发之前的未知。

这样的镜头,结合人脸与场景对比鲜明的灯光,很好地将观众带回黑色电影时期的美学。

当Blanc走到Susie身后时,Susie还不曾到来的恐惧感用特写前景来表现,而Blanc则全身模糊在后方,用景别上“作假”的强烈矛盾——

这种矛盾甚至是不符合物理现象的——来突出人物关系的不对等。

同样能让观众回到30年代的镜头语言,还体现在快速粗糙的推拉镜头与摇镜头上。

摄影机的视点从一个人物突然转换到另一个人物,营造了场景的紧张感。

当这种紧张感和音乐相结合的时候,又把观众带回到70年代的德国。

当然,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舞蹈场景与巫术场景的结合。

为了同时表现人物的权威(舞蹈老师Blanc),无助(中了巫术的女学生Olga)和肢体的力量(Susie),舞蹈场景几乎动用了从大景到特写,从俯拍到仰拍,所有可能的角度与景别。

而几场舞蹈的场景,也常常与其他角色受巫术折磨的场景进行平行剪辑,舞蹈的力量成为了巫术的力量,暴力成为了美学。

舞蹈在这部影片里,就是MotherMarkos的巫术,群舞则是她对所有人的控制,既是共谋,也是邪恶。

所以,当最后一场复活戏真正到来时,好像地狱烈火一般的色调与授予死亡的恩惠,就不那么突然了。

可以说,导演在《阴风阵阵》里,就是想要吓人。

所以他的画面不是用于叙事,而是为了挑起观众的恐惧,让他们看得“不那么舒服”。

比如,Susie第一次跳主演舞蹈的时候,出走的另一位女学生Olga,则在密室里承受筋骨俱断的痛苦。

如果只是为了交代学校里真的有女巫一事,这个场景不需要如此多的时长。

这场戏之所以拍的那么漫长,显然是为了让观众受到更大的感官刺激。

但也正是这个原因,《阴风阵阵》作为恐怖片,对观众的心理刺激就变得很薄弱。

你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屠杀,你只是不知道,这个屠杀要多久。

所以,《阴风阵阵》的剧本事实上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瓜达尼诺显然有意表达别的一些东西,并且有意的很表面。

一些显而易见的置景和Klemperer博士的故事线,让这个鬼故事的纯粹性显得可疑。

比如,影片的开头,特写书本上荣格的名字,这让Klemperer博士成为一个可以被期待的角色。

精神分析和这个人物在这个故事里,一定是揭开真相的关键所在。

然而在之后的影片里,精神分析并没有在这个人物身上真正地有所体现。

诚然,舞蹈老师对学生梦境的支配和身体的控制,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可以看做是精神分析的一部分。

但若仅仅如此,就显得很表面,并且,与Klemperer博士这个人物产生了脱离。

Klemperer博士这个人物的设定,有太多流于表面的意图,在舞蹈学校发生的故事里,并没有被很好地具象化。

比如,Klemperer博士的妻子在二战中被送往集中营,在这个70年代的背景之下,观众又常常可以听到学生游行运动的声音...

但极权、暴力和精神控制这些本可以在舞蹈学校互文的主题,在后者的发展过程中,其实是缺失的。

Blanc对Susie的指导,并不能体现出强有力的精神控制。

Susie与其说是控制,不如说是自己受到了MotherMarkos的召唤。

而每个老师共同完成的阴谋,也难以与极权共谋产生很好的呼应。

瓜达尼诺真正想要致敬的德国电影,在这一点上却完成地非常好。

弗里兹·朗在《M就是凶手》里,从头到尾都没提到纳粹,整个故事就可以被当做悬疑犯罪片。

然而,无处不在的阴影与恐慌,处处都在显示对纳粹的嘲讽。

导演意图未能很好表现的另一个原因在于,Klemperer博士这个人物被描述地太过单薄了。

他出现了,他身上被设置了很多似乎具有更高立意的背景,但他既不能解决自己这个人物的困境——找到妻子,也没能帮助主角摆脱她的困境。

如果影片最后将重点落在Klemperer博士,也就是二战创伤的话,这个人物在前期的塑造未免也太薄弱了。

如果导演就只是想要讲一个鬼故事的话,那么结尾又显得画蛇添足。

在剧本创作上更加犯了大忌的地方在于,Klemperer博士不是自己找到了妻子,而从MotherMarkos口中听到了真相。

Susie也不是一步步发现了巫术,而是直接接受了附身...

那么观众就很难将主角的心理恐惧投射到自己身上,优秀的视听语言所带来的恐惧就只能停留在感官了。

微信刷票

印染厂化肥厂水泥厂整厂设备回收

被动防护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