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盲流思维要不得

发布时间:2020-07-13 20:01:36 阅读: 来源:外壳厂家

在北京中关村街头卖唱的年轻人

2003年,收容遣送制度被废止,“盲流”一词退出了历史舞台,如今,大城市的外来人口越来越多,每天都有无数怀揣梦想的年轻人涌入北上广。

由北京通往河北燕郊930路公交车见证了急遽爆炸的北京,4年之前这路公交车上仅有零星的乘客,早上8点之前只要排队基本还有座位,如今这辆公交车早已被青年人挤爆,从早上6点开始,乘务员不得不将最后一名乘客推上车才能顺利关上滑动门,他们如1969年奔向伍德斯托克的青年人一样,奔向CBD,奔向中关村,奔向望京。

在纪录片《流浪北京》里,一群逃离体制的艺术家以“盲流”的姿态飘在北京圆明园一代,忍受着艰苦的物质生活条件搞创作,如今他们中的许多都成了艺术界的大腕。

如今,“流动人口”越来越多,大城市不堪重负,“北京想成为国际化水平的都市,生活起来不能太容易。北京这样一个城市想要兼顾富人、穷人、北京人、外地人各类人群的利益,是绝对不可能的” ,北京房地产学会常务副会长陈贵发表文章称,对于北京公共资源严重超负荷这一问题,高房价、高租金和高生活成本是唯一的解决办法,这也是控制北京等特大城市人口无序膨胀的“唯一生态门槛”。

更有人呼吁恢复收容遣送制度,2006年钟南山在广州街头被抢,警方10天就破了案,本以为这事到此为止,然而,钟南山一席话却再次掀起波澜。他说,治安状况严峻和目前没有有效管理无业游民直接相关,在收容制度存在的时候,尽管有不该收容的人被收容了,但一下子否定和废除收容制度,他有不同看法。

据北京日报报道,10月30日,北京市委书记刘淇深入顺义区开发区、公寓和农村,围绕调控人口规模、加强人口管理问题进行专题调研。刘淇强调,要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精神,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人口管理工作,不断提高基层人口管理和服务水平,有效控制人口过快增长。要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积极探索建立农村出租房屋集中管理模式,实现村庄社区化管理,抑制流动人口无序盲目聚集膨胀的势头。要坚持党的群众路线,扎实做好新形势下联系群众、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服务群众、团结群众的工作,在人口管理和服务工作中取得群众的理解和支持。

大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外来人口,他们是城市发展的原动力之一,如何对待外来人口,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执政能力。

在《流动的盛宴》里,海明威写到:“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就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的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今天的大城市之于年轻人,很像当年的巴黎之于海明威。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中国正在经历转型期的阵痛,之所以无论什么症状都来得比别人更猛烈,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人口。在中国决心要进行改革开放之前,没人能预测这么多人同时被牵涉进工业化和城市化将会发生什么。三十年过去了,我们发现问题和矛盾俯拾皆是,而似乎怎样的制度安排都无法尽善尽美,面面俱道。大城市有大城市的梦,小城市有小城市的美。那些未被官方登记的大城市居民,恐怕没有谁会主动上前认领“盲流”这个标签。我不寄望于任何立竿见影的解决办法,只希望大家都能善待每一个你在这个城市相遇的陌生人:高峰期的地铁上他们挤在你旁边,下馆子时他们得等着你吃完才有座,大街上他们可能找你问路,菜市场里你可能找他讨价还价……这样,我们的社会不仅不会有盲流思维,也不会有真正的盲流。——杨菁

大城市靠外来青年人来维持,却又怪外来青年人太多。他们奉献了最宝贵的青春年华给大城市养老,大城市在享受了他们的奉献之后却要把他们遣返回家。对于城市里的人而言,这些人可能是多余的,然而对于整座城市而言,这些人又是不可或缺的。当然,“城里人”和“城外人”还有一层经济上的依存,没有了外来的一大群青年人,谁来让大城市的“土著”收房租呢?至于服务业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对此,一方面我们不能只盯着两三个一线大城市的问题头疼,发展卫星城和其他中等城市增强其吸引力会是很好的分流办法;另一方面,城市管理者要有城市思维,城市管理者不是房东,不止要修房子,还要在城市扩展重建中有更为清晰的规划蓝图,充分考虑城市的更新功能和吸引力及应对。“盲流”远没有“盲管”来得可怕。——陈夏阳

“盲流”让我想到了“围城”,你说他盲目吗,不,那只是你自己的想法。那些呼吁恢复收容遣返制度,设置“生态门槛”的人,将他们放到战争年代,一定是标准的汉奸,因为他们自私嘛。——汪磊

外来人口对城市的付出和城市对他们的回报是成绝对反比的,外来人口确实在使用着城市的生活成本,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城市的生活成本很大程度上就是他们创造的。钟南山博士的一席话确实有他的道理,但是收容制度真的就那么好么?收容制度从根本上是对人的尊严的践踏,管理外来人口不能仅仅依靠收容制度,而应该在尊重他们的基础上在生存、教育、医疗等各个方面给他们创造良好的条件。当然这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够实施的,如何很好的处理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在考验着执政者的智慧和执政能力。——李特

年轻人向往大城市,大城市包容着每个去到她那里的人。对外来人口要吸收利用,又要控制不让它超出自己承受的限度,现在确实只有高生活成本这一条路可走。不过是高成本之下,富人有富人的姿态,穷人也有穷人的活法。外来人口是去是留,城市用成活成本选择他们的同时,这些外地人们也选择着城市和在城市里生活的方式。——黄璐

合肥订制工服

崇左定制职业装

咸阳西服定做

雅安西装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