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Domo首席执行官我为何愿意为Twitter听众付钱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6 02:46:16 阅读: 来源:外壳厂家

Domo首席执行官乔什·詹姆斯(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讯(童云)北京时间1月14日消息,《福布斯》杂志网络版近日刊载文章称,企业数据创业公司Domo首席执行官乔什·詹姆斯(Josh James)称其会为Twitter听众付钱,原因是他认为,Twitter在提高认知度这方面所能带来的真正的、正面的影响令人感到瞠目结舌。他指出,无论是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还是私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相信社交网络能带来的好处都是他们需要去做的事情。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谁在为Twitter听众付钱?我在,以下就是我会这么做的原因。

对于任何怀疑一名公司首席执行官使用Twitter服务是否会有任何好处的人来说,我可以担保Twitter是很有影响力的。使用Twitter的服务能让用户稳定地流入我的企业数据创业公司Domo,带来合作伙伴和高质量的员工。

在Twitter上获得显著的关注,尤其是在企业科技这个星光熠熠的领域中,这可能是一种挑战。我说这话其实是言不由衷的——但事实是如果你并非像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英国维珍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或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那样的消费者品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那么想要在Twitter上获得令人尊敬的关注,就需要很多的时间、工作和金钱。

这就是我的旅程。在三年半以前,我就已经拥有了一个Twitter个人账号。当我第一次登陆Twitter时,我并未看到使用这个平台到底有什么价值。受众人群不够多,采用度也不够广泛,大多数Twitter消息都与人们吃什么有关。所以,虽然我拥有了@joshjames这个账号,但一直以来都相当沉默。

在那时,我还处在向Adobe出售网页流量分析工具Omniture的过程中,当时对Twitter并不是那么兴致勃勃。在出售Omniture以后,我曾经在一段时间里保持低调,但一旦创立Domo以后,我就已经做好了让自己运转起来的准备。当时只有一个问题,就是那时我连一名听众都没有。作为一家全球性的上市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我已经习惯了很大的舞台。我跟数以千计的听众交上了朋友,然后观察其他人是如何拥有数十万名听众,甚至是数百万名听众的。

我开始发布一些Twitter消息,阐述有关创业公司的规则,以及有关企业运营方式的想法,然后我的听众人数就开始增加——但增加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无法让人感受到显而易见的差别。

当我看到Twitter消息时,我会试图弄明白发布者是什么样的人。我会看他们的照片,阅读他们的小传,观察他们的听众。我注意到,对于那些我不认识的人,我是如何对人们进行分类的。我开始关注那些拥有三千到五千名听众的人,他们都只有十六七岁。我开始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是Twitter世界中的二等公民。当然,我的听众都是高素质的人,其中包括跟我有共同兴趣的人;但是,我的听众人数太少,这让我想要获得更多听众。

我想要拥有更大规模的听众的愿望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自己想要变得重要这种想法的影响,但在更大程度上,这种愿望的推动力来自于我的长期信仰,那就是社交媒体能帮助推动Domo的业务发展。我知道,社交媒体是(公司与客户这)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因此很有兴趣探索社交媒体会对Domo的业务、员工招募、营销和销售造成怎样的影响。我想要的是一项能迅速改变一些事情的计划。

然后我就萌生了设立一个“推广账号”(promoted account)的想法。当我告知下属团队中的一些人自己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我听到了他们的集体抱怨声。我下属团队最担心的问题是,付费使用“推广账号”这种行动违背了社交活动的有机特性。有些人对这种行动的附带结果感到担心:怀恨者,以及由于我拥有“推广账号”和购买了“blue check”(蓝色支票)验证标志而对我进行冷嘲热讽的人。(在当时,Twitter是用户账号能得到验证的唯一方式,后来Twitter已经改变了那项政策。)

随着我开始更加定期地发布Twitter消息,我注意到我所发布的Twitter消息正在推动许多用户关注媒体网站。举例来说,有一天我发布了一条Twitter消息,内容是我对企业IPO(首次公开招股)很感兴趣。与正常水平相比,那条Twitter消息推动的点进率更高。在我的听众中,有10%的人点进了那条Twitter消息,阅读了一篇长达10页的文章。我计算了一下:我10%的听众意味着那篇文章获得了1000多次访问量;按每千人成本40美元计算,那很可能为该文的发表者带来了400美元的收入。那么不妨再想象一下,如果我的听众人数能比现在多100倍,那么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种领悟不禁让我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像Jay-Z或Lady Gaga那样拥有数亿名听众的人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他们是否正在推动真正的商业发展?一条富有吸引力的Twitter消息的网络效果拥有变得令人惊喜的潜力,那种效果会是庞大的、变化多端的、与众不同的。我很喜欢这样。

这一切都增强了一种想法,那就是Twitter拥有真正的影响力,而我确实想要在Twitter上获得听众。

当我们在Domo公司内部进行名为“Domosocial”的实验时,我们有多种方式来获取用户。我们可以通过内容来推动有机增长和获得高素质的听众,但这种作法需要大量时间。我们也可以玩“互相关注”的游戏,或者是购买网络广告,这些作法都行得通,但倾向于带来素质较低的听众。

我相信,获得高素质听众的最快方式就是付费开设一个Twitter“推广账号”,原因是Twitter能让你更加有效地定位听众,无论你是在推广自己的账号,还是在推广一条特定的Twitter消息。举例来说,你可以基于一个关键字来进行定位,或者是仅以硅谷中的人为目标。再或者,你也可以将关注芝加哥熊队(Chicago Bears)和芝加哥公牛队(Chicago Bulls)的芝加哥人作为目标。

有无数方法能用来匹配关键字、位置和兴趣。在我看来,与其他的营销渠道相比,这样做的成本相当低。对我来说,这与互联网广告的早期阶段类似——新的、在某种程度上接触目标受众的未知区域。

在Omniture的早期阶段,我们告诉所有人说,获得用户的最廉价的方式就是每点击付费,因为当时正是“强占土地”(land grab)的时刻,所有东西都很便宜。而时至今日,每点击付费则已经成为获得用户的最昂贵的方式,但仍旧相当有效。出于同样的原因,现在也正是以廉价方式获取高素质Twitter听众的时候。

在创建“推广账号”的当天,我就启动了一项覆盖了企业家精神和技术的运动,这项重大的运动有明确的目标。我也热爱音乐,尤其是Jay-Z和嘻哈音乐,因此我就实验性地推出了另一项运动,以拥有类似兴趣的人为目标。在启动这项运动的几个小时内,我就拥有了100名、300名然后是500名新的听众。我开始注意到,有两种趋势正在浮现出来。首先,我正在从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一些印度城镇中吸引相当多的听众;其次,每个16岁的巴西比伯(Belieber)迷和澳大利亚单向乐队(One Directioner)迷似乎都是Twitter的用户,而且他们正在关注我。那真是太让人感到尴尬了。

在发起这些运动的问题上,我犯了两个错误。

错误一:没有注意地区定位的问题。虽然印度、巴西和澳大利亚都是科技发达的地区,但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它们都不可能成为Domo的市场。对Domo来说,将预算投入到北美市场上会是更好的。

错误二:发起一项与音乐有关的运动。音乐会撒下一张“网”来吸引听众,但这张网过于广大,被它网住的大多数听众都不太可能在近期内有助于扩大Domo的业务。

我取消了那项音乐运动,在新的运动中开始关注地区定位的问题,这些调整让一切都变得不同。由于增长已经受到更大的控制,我的网络开始变得更像是我从一开始想要建设的那样。

我坚定地相信,如果你正在负责领导一家公司,那么就应该知道你的客户想要什么。所有人都在社交网络上拥有客户,而Twitter是听取用户意见和与其进行互动的最有趣和最容易的地方之一。虽然如此,但据Domo和CEO.com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500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中,仅有不到4%拥有Twitter账号。对我来说,那仍旧令人兴奋。

正如我最近在《福布斯》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所说的那样,所有公司首席执行官都有责任成为社交首席执行官。在《财富》500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中,有9人正活跃在Twitter上,其中有3人称其同意这种观点。这三名首席执行官——戴尔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杰克·希尔斯韦德(Jack Salezweder),美国家庭互助保险公司(American Family MutualInsurance Company)的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的年度营收超过60亿美元;现场音乐公司LiveNation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拉皮诺(Michael Rapino),他在Facebook上的好友人数比其他任何《财富》500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都要多——都是重大的证据,表明社交首席执行官是可行的。无论你是一名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还是私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你需要做的就是相信社交网络能带来的好处。

世界正在发生变化,公司首席执行官们必须改变自己做生意的方式。领导创新活动是我们的工作,不努力做到这一点的人需要冒上被“碾碎”和落后的风险。在今天,我们一直都在看到以多种方式来让自己拥有社交性的好处。在聘用员工的问题上,社交媒体一直都在为我们提供重大的帮助。已经有很多销售代表与我进行了直接接触,这有助于我们在年底以前实现聘用40名新的销售代表的目标。此外,还有潜在的合作伙伴和顾客也通过Twitter与我进行了直接联系,想要与我们一起做生意。

我们还能与社交媒体一起利用创新活动来改变自己为社区提供服务的方式。我在“拯救儿童”(Save The Children)的董事会中供职,这是一家非营利组织,以改变全世界儿童的生活为重点关注目标。最近我决定,我的Twitter听众所带来的网络效果能怎样提高“拯救儿童”组织的认知度,有望鼓励其他人进行捐献,加入他们为儿童所做的工作。因此,在我发布的第一千条Twitter消息中,我启动了一项运动,主动提出为每条转发消息捐赠1美元,最高不超过10万美元。在不到一个星期时间里,转发的Twitter消息数量达到了7000条,与700万名用户进行了接触。

这令人感到惊异。我从Twitter听众那里获得了反馈信息,他们称其此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拯救儿童”组织。其他人也捐了钱,这种覆盖范围完全超越了我的预期。就在那时,我决心从事捐献活动。虽然我不计划用这种方式来进行所有的捐献活动,但Twitter在提高认知度这方面所能带来的真正的、正面的影响令人感到瞠目结舌。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UPS终止并购TNT:68亿美元收购告吹

下一篇:360自导“黄色闹剧”为流量? 对“Domo首席执行官:我为何愿意为Twitter听众付钱”发布评论

名医汇

网上预约挂号服务平台

网上预约就医挂号

挂号服务平台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