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外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书法家黄道周被清军处斩他留下血书大明孤臣黄道周

发布时间:2021-01-07 13:35:26 阅读: 来源:外壳厂家

书法家黄道周被清军处斩,他留下血书“大明孤臣黄道周”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黄道周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明末清初“坏人”书法家曾“扎堆”出现,但是好在同在那一段书法史的刻度上,还有黄道周!

提起黄道周,我总会想到倪元璐;提起倪元璐,我又总会想到黄道周。因为他们是一对好友书法家,又都有着相似的人生选择,最终又成就了相同的精神品格;但每当想起他们,又会想到另一个人——文天祥。

黄、倪的人生与文天祥很相像,甚至在有些方面表现出的精神之可贵,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尤其是黄道周。

文天祥当年起兵勤王,是在高中状元并接到了太后的“衣带诏”的情况下,且后来又位居宰相(虽然只是个几乎的空头名义),这多少总会让人想到,他的所作所为,除了出于一种忠诚和义愤外,多少也有一报宋廷知遇之恩的味道;相比之下,黄道周的起兵抗清,则完全是出于忠诚和义愤。

黄道周作为明朝臣子,原本并不讨明朝统治者的好,但是这一切又并不是黄道周的过错。众所周知,明代几乎是一个阉党横行、宦官专权的朝代,至后期尤甚。黄道周在朝的天启天间,魏忠贤一伙结党营私,左右朝野,更是达到了疯狂的顶点。黄道周愤其祸国殃民,决不与其同流合污。

那时段,大臣上朝点卯,下朝回府,每遇魏忠贤“遮道拜伏”,唯黄道周昂首阔步,旁若无人。东林党案、复社案,其实际上是魏忠贤借机打击报复、清除异己、迫害忠良,许多有志义士纷纷被杀,其中包括苏州无名氏“五人”和周顺昌、张溥等义士。苏州市民出于义愤为其修墓树碑,顶着朝野上下魏忠贤党羽制造的一片白色恐怖,黄道周竟然为之书写神道碑和墓志铭。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也算是明代著名书法家的张瑞图,竟然为魏忠贤的生祠书写歌功颂德的碑文。两相比较,精神的孰高孰低,品德的孰优孰劣,心志的孰远孰短,可谓一目了然。

当然,黄道周与魏忠贤之类的斗争,并不仅仅表现在与他们如此的誓不两立上,更表现在他不断抨击魏忠贤之类祸国殃民的种种罪行。他曾与同列文震孟相约“尽言报国”,只是这样一来,在朝的黄道周,不但成了魏忠贤之类的眼中钉肉中刺,甚至还似乎成了大明朝的一个骨鲠。

宰相钱锡龙在阉党的陷害下被罢,黄道周据理力争,并力陈阉党罪恶,与之针锋相对。但最后结果是,钱锡龙免去一死,而他自己则连降三级。崇祯即位后,一度表现出励精图治的愿望,黄道周也似乎因此而看到了希望。他不断上疏指陈弊端,没想到却让新皇帝大光其火,一怒之下将他贬为庶民,遣加原籍以耕田为生。

然而,当官复远职后,他竟一点儿也没有接受“教训”,仍多次犯上直谏。崇祯终于被他惹的又一次火了,在朝廷之上厉声斥说:“尔一生学问,止成佞耳?”但黄道周竟当场要与皇帝理论一番何者为佞:“臣敢以忠佞二字剖析言之,夫人在君父前独立敢言为佞,岂在君父前谗谄面谀为忠耶?忠佞不别,邪正淆矣,何以致治?”黄道周说得当然在理,但是最后结果是,所有的“理”当然都是皇帝的。黄道周曾先后因各种说得清和说不清的原因,两次入狱论斩,最后虽然九死一生,但结果是再次回家种地。

就是这样一个明朝,如此忠奸不分、黑白颠倒,焉有不亡之理?

崇祯十七年(1644年),那个将黄道周打进死牢、赶回老家的崇祯皇帝终于在煤山上的一棵歪脖子树上上吊而死,近两百年的大明王朝也宣告灭亡。

老在家养病的黄道周,得到明朝灭亡的消息,按一般人的想象,他应该仰天长笑,然而事实上恰恰想反,黄道周竟然“袒发而哭者三日”。

三日之后,他竟然学着四百年前的文天祥,以一介书生,着急乡邻族人,拿着五花八门的兵器起兵抗清。然而大厦已倾,哪是一介书生的他能挽狂澜于既倒的呵!等待他的命运,当然也与文天祥一样。

众所周知,作为诗人的文天祥,一生最精彩的诗篇是用鲜血和生命写成的那首《过零丁洋》,而作为书法家的黄周道也一样,其最精彩的作品,也是他用所有的鲜血与生命写成的。

1644年,黄道周被清军捕押南京。

说来真是凑巧,南京是朱明王朝的龙兴之地,黄道周能够在生命的最后回到这里,也算是对他人生和生命的一种双重安慰。面对清军备下的酒席,他痛骂不已;而对清军的严刑拷打,他不吱一声;当被问及还有什么最后要求时,他唯求纸笔。于是在囹圄之中,就着昏暗的光线,黄道周奋笔疾书,笔走龙蛇,字字苍劲、笔笔如铁。写完之后还不忘落款用印,鲜红的大印印在洁血的宣纸之上,方方正正,如他一颗方正的心。

既已将这人生最后的绝笔写完,剩下的唯有一死。

据说狱卒和刽子手押着黄道周向刑场走去,走着走着,走出了东华门,当他看到钟山就在眼前,明孝陵已依稀可见,遂对刽子手说:“已见太祖高皇帝,可以死矣!”然后从勇就义。当年文天祥倒在了刽子手的屠刀下,其绝笔《衣带赞》所表白和宣告的精神却永远升腾了起来:“孔子成仁,孟子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黄道周也倒下了,他内衣上留下了是一行用血写成的“大明孤臣黄道周”七个大字。这个“孤”字,终还是将心底的所有狐独、寂寞与悲哀透露无遗。

就如文天祥原本并不想只做一个诗人一样,黄道周原本也并非只想做一个书法家,但是,只因为他们用自己生命留下了最精彩的诗篇和墨宝,他们又都是中国历史上当之无愧的伟大的诗人和杰出书法家。

西安心血管医院

长沙癫痫医院

福建多动症医院

相关阅读